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市场动态

招工难、收头发难、实体店倒闭……中国“假发之都”如何涅槃?

  招工难、收头发难、实体店倒闭……中国“假发之都”如何涅槃?另一家发制品公司奥源的董事长申大垒,也同样为“招工难”所困。他表示,流水线上的蓝领,不但工作辛苦,而且内容枯燥。如今的年轻人,若不是为生存所迫,大多不愿来。

  不过,陈丽指出,传统制造业转型电商,没有那么容易。在传统OEM模式下,一个大单过来,企业会花3个月进行密集生产,然后发货。但在电商模式下,“柔性制造”成为日常——客户下单的数量变得很小,但要求一周内就能收货。陈丽表示,为了适应这种全新的生产模式,瑞美花费整整1-2年时间,从生产线,到仓库,进行了一番“伤筋动骨”的大变革。

  2018年,申万宏源证券在一份假发行业研究报告中,揭示了大批订单消失的原因:2012年来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美国市场购买力显著下降。与此同时,跨境电商对传统的线下渠道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“线上电商的蓬勃发展,节省了由经销商——零售商——杂货店——消费者当中的多个中间环节,同类产品在网上售价更低,更有竞争力。”报告写道。

  就在4、5年前,许昌的大部分假发工厂,做的还都是贴牌代工的生意。当时,购买力最强的美国市场,被韩国品牌牢牢把持;韩国品牌又把假发的生产,外包到了中国。

  不少假发品牌还提到,不断崛起的国内市场,也是该行业未来的“兵家必争”之地。和国外的“刚需”相比,国内的假发消费者,多是对自身有较高要求的人,因而也更舍得在假发上“一掷千金”。从客单价上来看,瑞贝卡在国内的平均消费高达3500元,高于海外市场。

  早在2014年,瑞贝卡就先后在阿里巴巴旗下国际站、速卖通等平台上开店。但彼时,电商对品牌来说,仅仅是个销库存的渠道。直到在海外市场上遭遇电商的巨大冲击,瑞贝卡才开始重新审视电商。

  许昌聚集了2000多家大大小小的发制品企业和家庭作坊,吸纳了30万人就业。然而,发展到今天,除了“招工难”,当地还面临着收头发难,以及海外实体店倒闭等新时代的“剧痛”。而与此同时,一场“伤筋动骨”式的巨大变革,正在这里悄然发生。

  假发的“原材料”,必须是没有经过烫染的黑发。但富裕起来的中国人,越来越喜欢折腾自己的头发。收不到头发的假发公司,近年来,不得不把收头发的业务外包到印度、巴基斯坦、越南等地,用更高的价格获取黑发。

  在这里埋头劳作的,绝大多数都是女工,但偶尔也会闪过一张男性面孔。和身边的女同事一样,男工人们穿针走线,但略显粗大的手,总归没有妇女那么灵巧。受困于“招工难”,中国的“假发之都”河南许昌,不少假发车间内,男人也用起了缝纫机,顶替妇女,做起了精细活。

  当时,被“Tony老师”和代购们干倒的,不仅是韩国品牌,还有那些刚刚在美国站稳脚跟的中国品牌。据了解,受此冲击,包括瑞贝卡在内的一些中国假发品牌,先后关闭了一些运营成本过高的实体专卖店。

  瑞美执行董事、副总经理陈丽依然记得,几年前,瑞美的烦恼还是订单太多,没法按时交货,但突然之间,订单的数量急剧下滑,工厂不再满负荷运作。这也是当时,许昌假发行业普遍面临的困境。

  目前,在许昌,还诞生了一批以跨境电商为主要销售方式的企业,Ali Pearl 就是其中一家。“80后”创始人化坤龙曾是当地一家假发工厂的工人,凭借年轻人对电商天然的“亲近”,Ali Pearl 早在2013年就在速卖通等平台上开店。如今,其跨境电商的规模达几千万美金一年。曾经,化坤龙的工资只有500块钱/月,但如今,他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“财务自由”。

  诞生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河南瑞美真发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瑞美”),由许昌学院的教授张曦鹤,在校办厂里创立。年过六旬的她,有时会怀念那个过去——只要贴一张招聘启事,马上就能招到三、四千人。那时,瑞美在许昌有5000多名工人。但如今,招人越来越难,当地工厂的工人的数量,也降到了2000多人。

  一位接近假发行业的人士表示,不少发廊的发型师,开始从网上,而不是线下实体店进行采购,以更低的价格卖给消费者。此外,“代购”行业也在美国蓬勃兴起,很多人纷纷在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开店,从中国的电商平台上订购假发。

  可达8000/月——比郑州白领的平均工资6000多元还要高。海外消费者得以在第一时间购买到自己心仪的时尚发型。为此,而技术更高的发套缝制工人等工种,普通技工约为5000/月,缩短到了3-7天,假发工人的工资一涨再涨。大数据更好地反应了不同地区消费者的需求、偏好;可即使如此,假发工厂依然面临着“用工荒”。但通过电商,如今,这一周期却被大大缩短。而海外仓等模式,将过去3-6个月的海运周期!

  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,多年前,中国就出现了招工难的问题。但和汽车等行业“机器换人”的解决方式不同,假发制造是个精细活,含有大量“手做”元素,很难用机器代替。

  张曦鹤认为,只要产品能有市场,能赚钱,那么,招工难、收头发难等问题,也将迎刃而解。曾是化学系教授的她特别提到,想通过研发方面的投入,推出一款媲美人发的人造材料,届时,“收头发难”或将不再是问题。

  2017年起,瑞贝卡重金入局电商,不但加强了品牌在速卖通等平台上的运营,还在亚马逊、Wish等海外电商平台上开店。品牌女掌门人郑文青今年年初曾表示:“2019年,瑞贝卡想在电商销售方面,突破1亿元。”

  目前,不少公司将工厂转移到了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中西部,甚至非洲等地。以瑞贝卡为例,其在加纳和尼日利亚各开了一家工厂,在两地雇佣了超过6000人。然而,在异地开设工厂,前期的巨大投入,并不是每一家假发公司都能承担的。此外,因假发行业的多年发展,许昌诞生了一批具有精湛工艺的工人,而在中西部和海外,这样的“高工”难觅。

  2016年,瑞美在速卖通上开店。2019年第一季度,瑞美线上销售额,同比增长率超过100%。对于出口占比高达80%-90%的瑞美来说,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。

  曾经,北美是瑞贝卡的主力市场。但如今,如今,北美市场退居其次,仅占公司总营收额的28%(2017年数据);相反,非洲市场逆袭,占45.41%份额,成为瑞贝卡第一海外市场。过去,瑞贝卡主要通过在非洲设立子公司和工厂,“当地生产、当地销售”的方式,来布局非洲市场。但如今,非洲消费者对更贵的真人发产品,展现出越来越大的兴趣,瑞贝卡方面也在思考通过跨境电商的方式,更好地渗透到当地高端市场。

  在瑞贝卡跨境电商部经理陆燕看来,电商最显而易见的好处,就是让品牌和消费者走得更近。过去,要了解市场需求,瑞贝卡需要派出3-5人的团队,在美国等海外市场“蹲点”2个月,走访200多个发廊、实体店等销售场所。且不论调研的时间和金钱成本,等团队把相关数据反馈给研发部门,研发部门再进行研发,组织生产,然后通过层层代理来到消费者手上,调研团队发现的“潮流”已经过去了很久。

  为了争夺更有购买力的国内买家,除了在线下开店,不少假发品牌也开始试水电商。不过,对它们来说,如何适应电商的营销玩法,如何从“代工”、“外贸”的模式转向品牌运营,都是新挑战。

  和大部分制造业工厂里轰鸣的机器声相比,假发车间算是个安静的地方,但工人还被要求戴上防噪音耳塞。上百人的车间里,缝纫机和电风扇的“咔哒咔哒”声在回荡。

  在河南许昌的“假发一条街”,每隔一两百米,就有一家发制品公司,河南瑞贝卡发制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瑞贝卡”)等上市公司,就发迹于此。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制品集散地和出口中心,许昌假发出口额超20亿美金,“承包”了全球近一半的假发。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7-12 00:28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